比丝瓜还火的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当泰尔斯带着满腔愤懑,在重重护卫下骑行穿过第一城闸,回到英灵宫时,他的心头正笼罩着无数疑惑。

听艾希达的说法,魔能师本就寥寥无几,却依旧派别林立:

以b为首,掀起战争的激进者,曾经最强大的派系,罪行累累的真正“灾祸”:听艾希达的说法,他们就是一群彻头彻尾的疯子,既毁灭世界,也毁灭自己,然而真是如此吗?泰尔斯总觉得:哪怕是不可理喻的吉萨,似乎也不是那么疯狂的存在。

以艾希达为代表,拒绝战争的温和者:艾希达把他们自己描述成一伙与世无争的和平主义者,零落世界,一盘散沙,但在泰尔斯看来,就目前而言,无论是操控星辰王国的地下世界,还是追逐泰尔斯,气之魔能师才是那个最积极的、想要改变现状的魔能师。

自认是人类,因此与激进者对抗的两位混淆者:艾希达对他们的态度很奇怪,既非痛恨也无认可,反而是充满感慨的怜悯。那两个人现在在哪里?境况如何?

还有,泰尔斯想到这里就心头一紧:

血棘与黑兰。

名为魔法女皇的,魔能师的背叛者们,则笼罩着最多的迷雾:她们为何要背叛?又是如何背叛的?为何艾希达对她们的痛恨更甚于站在世界一方的混淆者?她们现在又如何了?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在英灵宫的马厩旁蹬鞍下马,从马鞍上抽出那本书,一边安抚着不舍的珍妮,一边把马缰交给马夫。

刚刚上过“第一课”的他,面对这个世界,心中的迷惑不降反增:知晓越多,疑问越多。

正在他深思的时候,身后的怀亚却捅了捅少年王子,语气谨慎而警惕:“殿下。”

阳光小美女小嘉清纯写真

回过神的泰尔斯抬起头来,看见了令怀亚和罗尔夫都颇为不安的对象。

那是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双手抱臂靠在马厩旁,背后斜绑着一把黑柄马刀。

他向着王子一行人抬起头来,露出锋利而不善的目光包括贾斯汀勋爵在内,大公亲卫与宫廷卫兵纷纷向他点头致意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危险气息。

正如泰尔斯与他的初次见面。

“已经六点了,”男人冷冷地道:“而我说的是五点。”

泰尔斯无奈地朝着西落的太阳翻了个白眼。

“不是应该忙着护卫女大公阁下的安全吗,”王子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跟珍妮告别,又一次看着这位漂亮姑娘在被牵进马厩后,让其他同类骚动不已的情形:

“怎么有空这个时候来看一位无权无势、无所作为的外国王子?”

“尼寇莱勋爵?”

瑟瑞·尼寇莱从白刃卫队降格到大公亲卫的传奇指挥官已经人近中年,六年前的剧变后,随着眼角的皱纹增多,这位努恩王曾经最信任的亲卫变得更加稳重可靠,也更加谨慎小心。

怀亚焦急地转过头,想要寻找埃达的身影,但在几秒钟后,他叹息着回过头来那个矮子大概又丢下王子,私下跑去郊外打了。

陨星者冷哼一声。

“也许别人觉得毫不起眼,平常就是看看书下下棋,顶多逃个课,玩玩捉迷藏,”尼寇莱一如既往,用令人不快的审视目光扫视着他的目标,语气不善:“但我知道……”

陨星者放下双臂,眼神锐利:

“才是英灵宫里最麻烦的那个人。”

泰尔斯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出马厩,与尼寇莱擦身而过。

“多谢的赞赏,恕我先……”

就在此时,泰尔斯的肩膀突然一沉!

“啪!”

王子偏过头,看着陨星者按住他肩膀的手,微微皱眉。

怀亚和罗尔夫反应极快地抢上两步,侍从官把手按在单刃剑上,随风之鬼则将腰间的两把短剑抽出一截。

他们周围的人也反应迅速:星辰人自觉地围成一个半圆,将同样紧张起来的北地人挡在外面。

“放开王子。”

怀亚看着,神色凝重地警告道。

“放松,放松,”在场面失控之前,泰尔斯就吐出一口气,挥手让他的属下们退下:“尼寇莱勋爵总是喜欢跟我开开玩笑。”

王子看着仍然按住他肩膀的陨星者,挑挑眉毛:“是吧。”

尼寇莱注视了他整整五秒,这才放开眼前的少年。

一旁警惕的怀亚这才松开一口气,周围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缓和过来。

但就在泰尔斯耸肩的刹那,陨星者又突然伸手。

“啪!”

尼寇莱的动作之快,轨迹之诡,让王子根本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陨星者的手一送一抽,从自己的左手上硬生生夺走了那本被他带出宫的棕皮厚书!

但那一刻,泰尔斯像是炸了毛的幼狮一样,神色剧变。

狱河之罪像一个最忠实的伙伴一样,从他体内的每一寸地方发源,汹涌着漫上左臂,填充从肩、肘、到手腕的每一个关节。

在书本离手的瞬间,泰尔斯的左臂就以比平常快上数倍的灵敏,迅捷地反手擒出!

“咚!”

他死死地拿住了书脊!

狱河之罪再度回涌,充盈他的臂肌,逐渐加大泰尔斯手上的力道,半分不让。

随从们的手再次按上兵刃:空气中的紧张感又回来了。

“殿下!”怀亚焦急地喊了一声:“小心您……”

“退后,怀亚!”泰尔斯神色凝重地开口,阻止了属下把他的兵刃拔出腰间:“尼寇莱勋爵的这个玩笑有些大,仅此而已。”

该死。

这个家伙……泰尔斯死死盯着尼寇莱:

他就是不肯放过我。

棕皮书停在了半空星辰王子与陨星者分别抓住书本的一侧,彼此僵持。

“哦,这倒是少见,”尼寇莱感觉着手上渐次增加的力度,难掩眼中的意外:“如果在日常的剑术练习里也能有这样的表现……”

“就会被操得更惨吧。”泰尔斯冷冷地打断他,丝毫不肯放开手上的书。

尼寇莱扯起嘴角。

“知道,我一直很奇怪,”陨星者的双目里渗出奇异的寒光:“连续三年,在空无一人的包厢里跟自己下棋,不会觉得厌烦吗?”

“没办法啊,”泰尔斯毫不示弱:“谁叫不会下棋呢,而女大公的棋艺又差得一塌糊涂。”

“是么,”尼寇莱冷笑一声:“秘科里也肯定有会下棋的人吧。”

泰尔斯咬紧后槽牙,暗道不妙。

“也许不该对我表现得这么粗鲁,”王子叹了一口气,在角力中颤抖的手臂开始渐渐泛酸:“女大公阁下……”

“女大公阁下一定记得她的祖父是怎么去世的!”尼寇莱比他更快地打断了他,脸上的表情让人想起捕获物的人:

“不是么。”

泰尔斯顿时语塞。

下一个瞬间,尼寇莱把手上的书本一推一抽!

泰尔斯根本无从拿捏对手这种突变的技巧和力道,狱河之罪带来的迅捷和力度都排不上用场,他只能干瞪着眼睛,看着尼寇莱重新夺走了那本书。

“我不知道还对骑士圣殿感兴趣,”尼寇莱看着封皮上的书名,又饶有兴趣地瞥了一眼脸色难看的星辰王子:“不过……”

陨星者单手一拍书脊,书本自动打开到使用者最常翻开的一页,平躺在尼寇莱满是老茧的宽掌上。

书页的中间,夹着一张天蓝色的薄纸。

泰尔斯握紧了拳头,呼吸加速。

那是……

“喔噢,这就解释得通了……”尼寇莱眯起眼睛,弯起嘴角,轻轻地拈起那张蓝色薄纸,饶有意趣地看着泰尔斯铁青的脸色:

“一张留言?这就是为什么要去下棋?”

那是请柬。

泰尔斯默默道,他忍住心中的焦灼,伸手止住属下的行动。

“那上面只是一句毫无意义的话而已,”王子镇静地道:“知道……”

尼寇莱轻笑着打断了他。

“那就让我们来看看……”当着王子的面,尼寇莱带着胜券在握的微笑,甩开那张薄纸,读出上面的字:

“陨……”

但尼寇莱仅仅念出第一个音节,苍白的脸庞就微微一变。

他猛地抬起头,把视线从薄纸上转移回泰尔斯的身上。

泰尔斯眨了眨眼睛。

“这是某种玩笑吗?”

陨星者冷冷地道:“小王子。”

他把手上的硬纸转过一面,天蓝色的薄纸摊开在泰尔斯的面前。

怀亚和罗尔夫都把头凑向前去。

尼寇莱手里的薄纸,上面只有一行工工整整的通用语,用标准的花纹体写成:

罗尔夫吹了声口哨,把头缩了回来。

怀亚嘟哝了一句什么,忍着笑意,不去看尼寇莱的表情。

“看,我说了,毫无意义的一句话,”泰尔斯尴尬地摸摸头,用这个动作缓解着狱河之罪带来的酸痛:“是自己非要去读的。”

尼寇莱盯着王子的眼睛,双目冒火。

他的副手,贾斯汀勋爵轻轻蹙眉,上前提醒了一句:“头儿,天色。”

陨星者这才不满地合上了嘴巴,从鼻子里哼出声来。

表情不佳的尼寇莱把手里的薄纸狠狠揉成一团,将手上的书本扔回给泰尔斯:

“小王子,最好给我小心点。”

“下次换个新词儿吧,”泰尔斯接住书本,装模作样地吹了吹上面的灰尘:“我都听习惯了。”

“不。”

“我的意思是,”尼寇莱目光一寒,语带深意:“当心点儿。”

那一刻,泰尔斯瞳孔一缩。

“什么意思?”王子淡淡道。

从尼寇莱的话里,泰尔斯嗅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就是字面的意思。”

尼寇莱冷酷地撕碎手上的薄纸:“龙霄城最近可不平静。”

“而又是龙霄城里最有趣的筹码。”

陨星者一边撕扯着手上的薄纸,一边缓步上前,极有压迫力地逼近泰尔斯的脸庞,语气越来越吓人:“当然,如果和身后的那只手想要做点什么……”

泰尔斯紧皱眉头。

就在此时。

“够了!”

这是一道清脆而响亮的女声,略显稚嫩,在马厩外的空地上凭空响起。

泰尔斯吐出一口气,相应地,尼寇莱则不爽地冷哼一声。

怀亚放松了神色,他回过头,对着罗尔夫做出一个“得救了”的口型。

马厩外传来阵阵脚步声。

一个穿着深棕色连身礼裙的金发少女,在两侧大公亲卫的围护下来到马厩前,一位苍老但颇有威严的老贵族,步履有力地陪伴在她身边,古板的金克丝女士则带着两位女仆,跟在他们身后。

马厩旁,无论大公亲卫还是宫廷卫兵都齐齐退开,恭谨行礼。

“尼寇莱勋爵,”突然而至的少女继续操着她的明亮嗓音,犹如百灵鸟轻啼,让人感觉夕阳又有回升的势头:“泰尔斯王子是我们的贵客,也是龙霄城的盟友,他代表着来自璨星家族与星辰王国的友谊。”

“而应该表现出符合北地人荣誉的气度和举措,我的亲卫队长。”

少女的眼神直直望向与泰尔斯对峙着的尼寇莱,表情平静,却有种莫名的淡漠感:

“毕竟,我们曾与他并肩作战。”

陨星者轻轻吸了一口气,瞥了王子一眼,这才退后一步,对着少女微微一躬。

“当然,”尼寇莱寒声道:“如您所愿。”

“女大公阁下。”

泰尔斯耸了耸肩,他转过身,对着替他解围的少女露出一个友好的笑容。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六年前认识的那个邋遢小滑头,已经变成了一位十五岁的明丽少女。

让朝夕相对的泰尔斯也惊叹不已的现任龙霄城女大公塞尔玛·沃尔顿。

少女眨着一双比以往更有神的碧色眼睛,鼻子翘起一个可爱的弧度,让人忍不住想要伸手轻捏,她的嘴唇略厚,却别有一种特殊的质感,亮洁的脸颊透出健康的微红,将两缕从胸前垂落的铂金头发映衬更为明亮。

全身上下唯一破坏这份明亮感的,大概就是她脸上那副又大又厚的黑框眼镜了。

“夜安,我尊敬而高贵的龙霄城女大公,美丽优雅的塞尔玛女士,”泰尔斯轻松地笑着,他对着塞尔玛举起右手,轻按左胸,行了一个优雅、得体、任何人都挑不出错处的鞠躬礼,“尼寇莱勋爵只是和我开个玩笑,请您不必过分苛责他。”

少女塞尔玛静静地看着他,眼神里看不出情绪。

“但我依然感谢您的关心,我会把这份感激放在心底,”王子把嘴唇拉起到金克丝女官所言的最佳弧度,轻轻颔首:“希望您在今天也过得愉快,女士。”

“还有您们两位里斯班伯爵与金克丝女士。”泰尔斯挑挑眉头,看着脸色严肃的里斯班和面容平静的金克丝也向他回礼。

终于,塞尔玛眉头轻蹙,抿起微翘的嘴唇这让她变得更加可爱缓步上前,平视着泰尔斯。

少女走到泰尔斯的面前,她嘟起嘴,伸出双手,优雅地提起裙摆,露出裙底下一双小巧的鹿皮靴子,以及一对弧度优美的小腿。

泰尔斯直起腰身,他不禁注意到:女孩曾经的那双脏乎乎的小手,已经变得洁白而柔滑,轻盈地合围在腰间。在剪裁得当的礼裙下,她显得颈部纤细,腰身挺拔,略有规模的胸脯被牢牢束在紧身的衬衣里,浑身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活力。

然而,正当泰尔斯以为女大公牵起裙子,要鞠躬还礼的时候……

“咚!”

泰尔斯痛叫一声,后退两步,撞上身后的马厩。

他痛苦地弯下腰,搓动着被踢中的腿骨。

少女的身后,里斯班伯爵和金克丝女士双双皱眉,一双女仆则同时捂嘴惊呼,尼寇莱抓了抓脖子,轻轻摇头。

塞尔玛冷哼着收回踹出的靴子,双手一抖,生气地甩下裙子,随着女大公的俏皮动作,她饱满额头上的一圈宝石头饰在夕阳下熠熠生辉,连袖子上的云中龙枪徽记,也似乎凭空多了一丝色彩。

莫名其妙地挨了一腿的星辰王子抬起头,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嘿,”感受着腿部的痛楚,一肚子苦水的泰尔斯不满地抗议道:“为什么?”

塞尔玛走到泰尔斯跟前,比泰尔斯稍高一些的她翘着嘴巴,一脸不悦地盯着星辰的客人。

怀亚和罗尔夫面面相觑,齐齐明智地退后一步,选择背弃职责,丢下他们的王子。

“来自星辰王国的,尊敬的,高贵的,帅气的……”脸色冰冷的少女尤其在最后两个词上咬住重音:“泰尔斯‘王子’!泰尔斯‘殿下’!”

泰尔斯叹了一口气。

“如果再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女大公很不开心地瞥了一眼他身后安然嚼着草料,悠闲看戏的大黑马,用她清脆而亮丽的声音,气鼓鼓地威胁道:

“那以后就别住庭院了到马厩来,跟最爱的珍妮一起睡觉吧!”

塞尔玛轻哼一声,她猛地回过身,鹿皮靴跺着二十米外都能听见的响步,满身怒气地离去。

少女的长发甩过泰尔斯的脸颊,传来阵阵幽香。

但倒霉的王子完全没有精力在意这些小小的旖旎,他一脸委屈地抬起头,看向表情淡然的里斯班伯爵。

金克丝女士和两位女仆急匆匆地跟上女大公,前者还皱着眉头盯了泰尔斯一眼好像那是他的错一样。

“夏尔,我今天已经很累了,”女大公清脆的嗓音响起,恭敬而有礼,与刚刚的举止形成鲜明的对比:“我们明天再说吧,其他的事情就拜托了。”

龙霄城摄政,同样一身正装的里斯班伯爵叹了一口气,对着少女的背影轻轻点头:“当然,我的女士。”

陨星者不屑地摇摇头,跟上女大公。

塞尔玛的脚步声远去了。

“今天的听政会,”泰尔斯直起腰,不满地呼出一口气,对里斯班道:“谁又惹着她了?”

“没有人,”摄政大人面色不变地摇摇头,但他随即又矛盾地点点头,表情一沉:

“所有人。”

泰尔斯露出一个不解的神情,不满地道:“那我就活该当那个倒霉的靶子吗?”

夏尔·里斯班伯爵,这位年过六十的龙霄城摄政从见到泰尔斯的第一眼起,大概就不怎么喜欢他,但这一次,伯爵大人却出奇地对他摇头致歉。

“我代女士本人,为她的行为道歉刚刚的举止确实有所不妥,泰尔斯王子,”里斯班摄政郑重地道:“合适的时机,我会劝谏她的。”

“相信我,这不是她的常态。”

无故遭罪的泰尔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那我就先告辞了,泰尔斯王子,”里斯班摄政看着女大公的背影,缓缓道:“请代我转达对普提莱勋爵的谢意。”

泰尔斯无奈地点头。

在随侍的陪护下,摄政大人转身离去。

泰尔斯看着里斯班远去的背影,心中微微一沉。

没有人?

所有人?

里斯班的说法……听政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再加上刚刚尼寇莱“龙霄城不会平静”的警告,以及他莫名其妙的搜查……

还有,普提莱也在这个时候赶来了龙霄城。

沉思着的泰尔斯抬起头,心中略略不安。

他需要尽快找到普提莱,听取勋爵的汇报。

大黑马把头伸出栅栏,淘气地碰了碰王子的脸颊。

“果然,”泰尔斯放下心底的复杂思绪,他搂了搂珍妮的头,长长叹息道:“还是比较好,珍妮。”

此时,消失许久的埃达不知道从哪里蹦了出来。

她双手各抓着两只死兔子,在目瞪口呆的怀亚和罗尔夫面前,兴高采烈地道:“哟,小泰尔斯,没关系,我们不吃那个小屁孩的晚饭,自己开火也能……”

王子严肃地转向她。

“埃达,”泰尔斯变换了脸色,他摆出恶狠狠的表情,对精灵冷哼道:“以后要是再掉队跑去打……”

“……就别住庭院了。”

“搬到这里,跟珍妮一起睡吧!”

埃达愣在了原地。

就在此时,远处再次传来女大公不满的怒喝声:

“泰尔斯!”

“还在磨蹭什么!”

“到底想不想吃晚饭了!”

泰尔斯深吸一口气,扯了扯自己的脸,把它从“委屈的王子”扯回“欣然的少年”。

晚饭啊。

当然想。

但不想跟某只被惹毛的小母狮一起吃。

少年王子只得仰天长叹,一边暗自嘟囔着“小的时候多可爱”,一边无精打采地大叫“来了来了”。

泰尔斯毫不迟疑地转过身,向着塞尔玛的方向大踏步而去。

丢下一脸懵懂的埃达,跟怀亚和罗尔夫面面相觑。

马厩里的珍妮打了个响鼻,低下头继续享受她的大餐。

“两个小屁孩怎么了?”斗篷下的埃达看了看珍妮,晃了晃手上的兔子。

“懂的,”怀亚叹了一口气,摸摸鼻子:

“年轻真好。”

远处,里斯班伯爵停下脚步,他缓缓地回过头,瞥了一眼马厩的方向。

对,是被女大公阁下当作了发泄怒气的靶子,泰尔斯王子。

然而。

她只会把当作“靶子”。

这就是问题所在。

带着深沉的目光,里斯班摄政转身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