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官方app

我们这次因为是提前出来,骆驼们没有全跑,所以出沙漠还算顺利,只是到了村子这边还骆驼的时候因为少了两头,被老乡扣了点押金。

我自然也不会说什么,毕竟租骆驼的钱是苍梧出的,现在退给我的押金就当我是挣的了,他肯定是领不了。

到了村子这边,苍梧他们的车还在这边,我寻思着要不要开走给他卖了,正好也能挣点钱。

我们走的时候只开走了一辆车,那老乡还问我们另一辆还要不。我说他随便给我点钱,我就卖了,他一高兴给了八千块钱,我就把苍梧的四个圈卖给他了。

我们临走的时候那老乡还跟我说了一句:“你放心,警察要是来问,我知道该怎么说。”

好吧,他把我们当成黑吃黑的了。

回成都的时候我们花了点时间,因为在我的手机有信号之后,电话就没停过,先是蔡邧给我打,然后是海懿,接着梁家。再接着赶尸门的素月。

他们问的都是一个问题,明净派和赶尸门要接替原来的西南灵异分局是不是真的。

这件事儿我在电话里简单地给他们回了一下,我说这件事儿是真的,具体什么情况让他们到成都去等我,到了那边我再详细给他们说,现在的话,他们只要把西南的局势稳住就行,别乱了,更不能直接和原来的西南分局的人发生什么冲突。

当然如果西南分局的人真的去寻衅滋事的话,也别含糊,该干回去也要干回去,同时我让他们多听听龙万山和红魔的意见。

我这么说,也是因为这期间我也接到了龙万山的电话,他告诉我江水寒和江月都救出来了,而且情况不错,虽然身体虚弱,可好在没受伤。

在了解到江水寒和江月没事儿后我也是彻底放心了,便把我这边的情况给龙万山详细说了一遍。

清澈的双眸

说完之后。我又对龙万山说,为了防止苍梧到西南闹事,让他先在西南帮我顶两天。

龙万山也是拍着胸脯向我保证,只要他和红魔在,苍梧的旧部要是敢闹事,他肯定帮我狠狠地教训一顿。

苍梧现在受了重伤,我不是很担心,不过他身边的那只尸兽太过厉害,有些让我心神不宁。

另外就是金汉的师门,这次任务他们一下损失了两个仙级的神通者,我觉得金汉的师父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接下来将会是到西南以来,面对麻烦最多的一次。

这一路上,我之所以故意放慢速度也是因为我想着回到西南后该如何去布置那些人,西南分局被我们取代,我们又该如何和其他的灵异分局相处,这些都是要去布置。

一想这些我就头疼。

在这一路上,我和神君交谈了一次,他没有和我说西南的事儿,而是找了一个机会把天道之力的种子传给了我,其实就是一股特别微弱的天道之力。

那股力量由我的印堂进入我的身体,然后我身体里没有任何一种力量主动去牵引它,反而是它自己慢慢地在我全身游了一遍,然后在我的灵台上沉淀了下去。

再接着就那天道之力就犹如石沉大海一般,再也没有了消息,我问神君是怎么回事儿,他说正常,现在给我的只是一颗种子,这种子要什么时候发芽,再生长。他也不知道,要看我的造化。

如果我没有那个造化,那它一辈子在我的身体里也只是一个种子,天道之力我也一辈子用不了。

神君把天道之力给了我,我师父也没闲着,他好像是在给神君较劲。直接教了我一套新的调息方法,他说按照他的法子调息,储存灵力的效率是我之前那老套调息法子的数倍。

起初我师父教给我的时候,我觉得很别扭,因为其中很多相门的调息顺序都不一样,虽然总体方向一样,可这一套调息法子却是在我身体里绕了一个大圈。

刚开始因为不适应,所以效果不太好,可慢慢熟悉之后我就发现我储存灵力的效率的确变成了之前的好几倍。

我师父说,这还是因为我不够熟练,如果熟悉了,速度会更快。

同时他还告诉我,这是青衣一门最最古老的调息的法子,因为调息周期长,修行初期需要打通的脉门比较多,有很多还不是很必要的,所以后面很多人在教弟子的时候为了贪图省事,就省去了很多缓解。

所以后面的调息法子越来越简单。周期越来越多,可利用效率却是大大降低,不过因为周期短,所以总体来说储存的力量反而多了。

听到这里,我就反问师父,那我为什么还要学老的。

他笑了笑告诉我说:“因为调息的速度是有上限的。哪怕是天仙甚至仙帝也是一样,到了一定的速度就无法再升了,速度无法提升了怎么办?”

“那就只能再回到利用率上做文章了,如果你把这旧的方法也熟练了,调息的速度也练上去了,那吸收的灵力和修炼速度自然就快了几倍。”

这个道理谁都懂。只是能坚持练下去的人却不多,所以他告诉我,我平时还用原来的法子调息,等着闲来无事的时候,就用把这个法子熟悉下,等着调息速度上去了,就彻底换成这个法子来修炼。

于此同时我师父还教了我一样新的神通,叫做摘云手,是一套身法,据说配合着这一套身法修行,我的速度会慢慢变快,反应速度也会成倍的增加。

这样我在近身搏斗的时候就会大占优势。

这一路上我过的很充实。虽然我不想到成都,可最后我们还是到了,这一路上我们这边的伤也都恢复的差不多了。

到了成都,我前脚刚进别墅没二十分钟,蔡邧、海懿、徐景阳、梁家的老祖,素月等人齐刷刷出现在我家别墅的门口。

显然他们都在关注西南大变天的事儿。

把所有人请进别墅。却没有人敢说话,他们大概把我当成了西南分局的新老祖了。

我们进门的时候,龙万山、红魔、江水寒和江月都在这边,是我在电话里吩咐龙万山到这边住的,至于钥匙的话,海家那边我留了一把。

蔡邧等人没有开口,我也没有去跟说什么,而是继续问龙万山和红魔是怎么把江水寒和江月救出来的。

龙万山就笑道:“我刚才不是都跟你说了吗,我就去那里把身份一亮,然后一吓唬他们,他们就乖乖地领着我去找人了。”

的确,在蔡邧等人来之前。我已经问过一遍这个问题了,只不过我心里现在也有些慌,所以难免会重复去问一个问题。

说实话,接替一方灵异分局的事儿,我现在还感觉跟做梦一样,我心里如果说不激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蔡邧那边反应最快,就先开口说:“初一,我们以后该怎么称呼你啊,是老祖吗?”

听到蔡邧这句话,我心里有些激动,不过我还是沉了沉气说:“别这么叫。都把我叫老了。”

话匣子打开了,蔡邧继续说:“初一,我知道你心里也犯难,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儿,你先给我们说说,这西南分局咋就一下变了天呢。之前怎么一点征兆都看不出来,这也太突然了。”

我想了一下说:“简单说吧,就是苍梧老祖犯了众怒,得罪了几个分局的大佬,然后他们联合起来要收拾苍梧,而我只是他们的一个工具,这么说吧,名义上咱们会接替西南分局,可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从今以后西南的案子,西北、华北和华东三个分局都会插手,甚至是直接抢夺。”

“我们的日子将会越来越不好过。之前还有个真的西南分局给咱们盯着,现在咱们只能自己上了,我们明净派和赶尸门的实力我不说大家心里也有数,和西南分局差多少,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所以大家也不用激动,还是想着如何把我们之前的生意巩固好了再说。不然西南也会变得像其他几个分局管辖区一样,基本上没有什么民间的大灵异组织,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案子都要由灵异分局控制。”

“再看西南,因为西南分局相对势弱,我们明净派,赶尸门,以及几个苗寨都有参与到很多案子中去,西南分局控制的案子比例应该在百分之七十左右。”

“不过现在西南灵异分局倒台了,短时期内,我们的案件数量可能急增,如果我们的实力不增加,那等西北。华北和华东分局的势力深入进来,我们恐怕连原来百分之三十的案子都接不到了。”

这些话是我路上想了好几天的话,现在一下说出来大家也是频频点头,觉得我说的有道理,我也是深吸一口气,幸好我说的这些话没什么砸锅的地方。

蔡邧问我:“初一,那你有应对的法子吗?”

我想了一下说:“有是有,不过施展起来,就需要各位的大力帮助了,我一个人肯定使不上多少的力。”

蔡邧带头说,一定全力协助我。

蔡邧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感觉他仿佛已经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所以我就多看了他几眼。他则是对我笑了笑说:“初一,我会全力支持你。”

蔡邧给人的感觉,还是那么的老谋深算,我深吸一口气,准备继续说下去,我现在是赶鸭子上架。只能学着去做西南的老祖了。